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人流哪些较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7:35:2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人流哪些较好,慈溪正规人流人流医院,北仑做人流那些医院好,慈溪妇科人流正规医院,北仑做人流好的人流医院,北仑人流医院哪家好啊,宁波华美医院可靠吗

  二战后,德国首都柏林被苏联为一方、美英法为另一方分别占领,成为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政治集团紧张对峙的冷战聚焦点,也是东西方意识形态斗争激烈较量的前沿阵地,上演了一幕幕生死大战。美英和苏联围绕“黄金行动”开展的斗智斗勇就是典型一例。

  “黄金行动”

  1953年,英国秘密情报局制定了一个代号为“黄金行动”的绝密计划,决定从西柏林挖掘一条隧道通向苏军占领的东柏林,采用搭线方法,在东柏林至莫斯科的3条地下电缆上实施窃听行动。当时,驻柏林苏军在每条电话线路上都加载了干扰信号,但中情局电讯专家纳尔逊发明了一项新技术,能将谈话内容从干扰信号中成功分离出来获取情报,从而提前预知敌方行动。由于隧道要从美占区开挖,因而中情局也参加了这一秘密行动,英美两国一拍即合。1954年春,秘密情报局和中情局在伦敦召开联席会议讨论计划细节,并进行了具体分工:美国提供必要技术装备的主要部分,并负担大部分费用;隧道投入使用后,美国具体负责窃听行动,英国则发挥其情报分析专长,从事破译工作。

  1954年8月,柏林隧道在苏军鼻子底下以超级绝密的方式动工了。首先,美军工兵部队在距东西德交界约90米处修建了一个半露出地面的大仓库,用来堆放挖掘隧道产生的土石方。为了不让苏联产生怀疑,美国又佯装要在此地建设一个无线电雷达接收站,用来掩护装有各种电子仪器设备的车辆在此来往。苏联人似乎根本不在意美方的频繁动作,没有交涉,也不抗议。

  由于隧道距离路面只有4米左右,挖掘会引起地面震动,容易被人发觉,美英情报机构特工必须随时注意东德军队动向,一看到东德卫兵巡逻接近通道上方,就马上发出信号停止施工。所以,隧道的掘进工作始终弄得像小偷一样,在提心吊胆中进行。就这样,经过整整7个月的紧张施工,一条长450余米、耗资2500万(一说近5000万)美元的隧道终于从西柏林通向了东柏林,这堪称为20世纪东西方谍报战史上最大的工程。隧道密室里装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防潮设备、通风和空调设备、蒸汽屏障,电缆上的300条电话线路上全部装有窃听装置,600部录音机24小时不停地运转。中情局和秘密情报局的工作人员从此开始了异常艰辛的情报窃取、翻译和分析工作,消耗的磁带每天就达800多盘,数架飞机为了运送磁带而经常往返于华盛顿和伦敦之间,美国和英国为此下了血本。

  中情局和秘密情报局希望借助“黄金行动”计划窃取苏联的重大预警情报,但是在此后近1年时间里,他们一无所获,就连1956年苏联出兵干涉匈牙利内政,他们从“柏林隧道”里也没有捕获一点点苗头。美国和英国觉得有点不对劲,却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直到1956年4月22日地下隧道突然暴露才回过味来。

  有一天,由于一条地下通信电缆长期受雨水侵蚀造成信号不好,苏军通信兵决定下去检修。当他们从隧道密室上方开挖到距地面1.8米深度时,突然发现有一道铁门,上面用德语和俄语写着“司令部命令,不准入内”的字样。苏军士兵破门而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门内的美国人抬头看见从天而降的苏联大兵,顿时吓得呆若木鸡,而他们面前的火炉上正煮着咖啡,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

  苏联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谴责美国入侵苏联管辖区,并带领众多记者参观这条震惊世界的秘密隧道。美英两国也不甘示弱,通过新闻媒体大肆宣传,说这条隧道几年来开展的窃听行动是冷战中西方取得的最大成功,但此时他们并没反应过来“黄金行动”早已泄密。直到1961年波兰军事情报局副局长米哈依尔·戈列涅夫斯基叛逃美国,英美情报机构才意识到自己被乔治·布莱克这个苏联间谍当猴耍了好几年。

  谍影乍现

  乔治·布莱克,1922年11月11日出生于荷兰鹿特丹,16岁接触共产主义。1940年德国入侵荷兰,布莱克参加了当地的抵抗运动并充当信使,因为表现英勇获得了荷兰女王授予的四级拿骚十字勋章。为躲避盖世太保的追捕,他逃往英国,并报名参加了英国海军,因为擅长多国语言被保送到军校接受培训,之后先在海军情报部门工作,最后转到特别行动委员会荷兰分部从事密电码截收和破译工作。二战结束时,布莱克已晋升为海军上尉,在汉堡的英国军舰上担任情报官。1947年,在特别情报处官员肯尼思·科恩的推荐下,布莱克被外交部录用,并被派到剑桥大学唐宁学院学习俄语,毕业后分配到远东司暂任代理领事,实际上这时的布莱克已经是秘密情报局的特工了。1949年他到韩国首都汉城当总领事,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与其他同事被朝鲜人民军拘留,被关押了3年。

  在朝鲜扣留营里,苏联和朝鲜对布莱克等人进行“洗脑”,向他们灌输共产主义思想。苏联国家安全部(克格勃的前身)政治教育部还专门派遣意识形态专家格里高利·库兹米奇,对这些特殊“战俘”实施策反。面对强大的攻心战,当再一次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时,布莱克动摇了。他告诉库兹米奇,他信仰共产主义,愿意效力,但有三个条件:一是他只提供与反对共产主义国家有关的英国情报;二是他不接受酬劳;三是不必提前释放他。从此,布莱克成为一名代号为“钻石”的苏联间谍。

  1953年3月,在苏联驻华大使馆的安排下,布莱克与英国公使、领事等人经北京、莫斯科、西柏林返回英国。经过一段时间休养后,布莱克被分配到秘密情报局克伦威尔街分部工作,专门负责窃听和秘密拆封外交邮袋。1955年春,布莱克到秘密情报局驻西柏林工作站担任技术行动部副主任,其任务是研究驻德苏军情况并在苏联军官中物色可能的叛徒。此时,他的上司发现他与苏联人有联系,但以为他只是为了向苏联人传递假情报,但实际上布莱克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真正效忠的不是秘密情报局,而是苏联。

  1954年,美英两国情报机关在伦敦开会讨论“黄金行动”时,布莱克也参加了。会后,他立即向苏联作了汇报。1955年4月,隧道刚竣工不久,布莱克就被秘密情报局派到柏林任职,他不仅代表秘密情报局,而且还作为英国代表参加秘密情报局和中情局成立的联合情报委员会,这个机构专门负责审查两个情报机构共同参与的重大情报活动,换句话说,布莱克能轻易接触到普通间谍无法接触到的秘密。所以,“黄金行动”刚刚实施,布莱克就掌握了全部情况。苏联知道后,将计就计,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美国人折腾;另一边命令军方等相关单位,不允许通过这些通信线路传送敏感或内幕信息。苏联不仅让英美两国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建成这个中看不中用的隧道,还反借这条隧道向对方传递了大量无用的信息或假情报,让对方的情报人员手忙脚乱,疲于奔命。等到把对方戏耍够了,才在1956年4月22日找机会摧毁了这个庞大的地下工程,而这时离工程竣工投入使用仅仅才过去11个月。

  生死瞬间

  俗话说:没有三十年不漏的大瓦房。布莱克的谍报生涯随着美国间谍“狙击手”的揭发而宣告结束。

  1959年3月,波兰高级情报官员米哈依尔·戈列涅夫斯基化名“狙击手”,用德语向美国驻瑞士大使馆写信投诚,表示愿意提供苏联间谍在西方国家的活动情况,信很快被转到中情局。

  此后,“狙击手”源源不断地向美国提供情报,其中有一份称克格勃已搞到一份秘密情报局文件,上面列有英国在波兰的谍报人员名单。中情局将情报通知了秘密情报局。他还透露说,秘密情报局内部隐藏着一个极为活跃的克格勃间谍,代号“钻石”。秘密情报局将驻柏林站和驻华沙站列为泄密嫌疑最大的地方,开列了能够接触这些文件的10人名单,其中就包括乔治·布莱克,对这些人进行了详细审查,但都排除了嫌疑。这次审查不仅没有找到“钻石”,反而暴露了“狙击手”的存在。“钻石”立刻向克格勃报告说,波兰情报部内部有一个为西方工作的鼹鼠“狙击手”,但不知道其具体身份。

  这样一来,“狙击手”和“钻石”都知道了对方的存在,他们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能迅速揪出对方,很可能就会被对方先发制人,置于死地,因此急切地要求自己的主子清除叛徒。在此方面,克格勃比英国人下手更快,但他们找来抓叛徒的正是戈列涅夫斯基自己。于是,大吃一惊的戈列涅夫斯基在1961年1月5日仓皇逃往美国,被中情局严密保护起来。秘密情报局经过缜密侦查,终于相信“钻石”存在,而且这名间谍就是此时正奉局里之命在贝鲁特学习阿拉伯语的乔治·布莱克。

  布莱克在伦敦被捕。经过审讯,他供认自己已为克格勃工作多年。布莱克的间谍丑闻使英国政府和秘密情报局非常尴尬。为杀一儆百,1961年5月3日,伦敦中央刑事法院判处布莱克42年监禁,因为有42名英国间谍命丧其手,1条命折合1年刑期,这成了英国废除死刑以来最严厉的判决。

  判决后,布莱克起初被关押在伦敦北部的斯克拉布监狱,并被列为“特殊监护”的犯人,这是对有可能越狱者采取的特殊措施,但是仅仅4个月后负责反间谍工作的军情五局局长罗杰·霍利斯爵士通知监狱负责人,对布莱克的调查已经结束,可以解除对他的“特殊监护”。于是,监狱长把布莱克安排到普通单人牢房中,还让他担任监狱的阿拉伯语函授教员。但是,布莱克在狱中只呆了不到6年,即于1966年创下史无前例的壮举——成功越狱,随后来到了莫斯科。苏联当局对他热情接待,授予他列宁勋章和红旗勋章,并聘他担任克格勃的重要顾问。

  (作者:闻 敏,原载于《保密工作》2015年第9期)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余姚有多少做人流的医院